短视频未经授权不得编辑。3分钟看一部电影成为历史?

短视频未经授权不得编辑。3分钟看一部电影成为历史?缩略图

短视频未经授权不得编辑。3分钟看一部电影成为历史?插图“3分钟带你看电影”“x分钟看大片”等视频片段在短视频平台并不少见。这类电视剧博主的视频通常会将影视作品的亮点剪辑成几分钟,并配以解说,让网友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到相关电视剧的内容。

昨天,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再次将长期争论不休的“电视剧短视频未经授权编辑”话题推到了风口浪尖。

针对社会高度关注的泛娱乐化、低俗化、媚俗化新表现,以及泛娱乐化恶化舆论生态、利用未成年人制作不良节目、非法传播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片段、未经批准引进播出境外节目等典型突出问题。,规则为短视频平台一线审核员提供了更加具体明确的工作指引。《标准》第九十三条规定,短视频不得擅自剪辑或者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网络电视剧等视听节目和片段。

截至发稿时,包括Tik Tok、亚图快手在内的短视频平台尚未对《细则》做出回应。记者看到,在这些短视频平台上,以影视作品剪辑为主的短视频账号仍在照常更新使用。

其实,长短视频的版权之争由来已久。今年4月9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行业协会、腾讯视频、爱奇艺等网络视频平台和影视机构70余家单位发布联合声明称,这是反对未经权利人授权擅自剪辑、删减、运输、传播影视作品,是对视听行业的联合维权。这种说法显然是针对国内几家短视频内容平台发布传播的内容。

截至4月底,多家相关协会、视频网络平台、影视公司及500余位导演、编剧、艺术家联合发出的联合提案直接号召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在该提案中,对长视频版权内容的几种二次处理方式,如“剪切”、“携带”、“速读”、“编译”等,再次进行归纳,视为侵权。

4月2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中共宣传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次科针对“近期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严重,广大权利人反映强烈”的情况作出回应,称“作品未经许可不得传播使用,这是著作权法规定的一项基本原则。这个原则当然也适用于影视作品。”

“短视频不得不擅自剪辑”冲上微博热搜后,网友对这个热点的态度褒贬不一。有网友认为:“有些二创短视频是一些电视剧核心部分的剪辑,满足了不喜欢看长剧的人的愿望。我希望规则可以更灵活。比如,不要打翻一船人。对于一些对剧无害,能起到宣传作用的优秀短视频,允许剪辑。剪辑不要太长,尽量不要注水,让观众有兴趣看短视频。短视频的兴起原本是当今快节奏生活的产物。人们没有精力每天花很多时间追剧。也许一些剧目片段可以满足人们的消遣。对于片段中一些情节的放大,尤其是有时候看完一部剧的片段,我对看这部电视剧很感兴趣。第二个短视频有利有弊,要慎重考虑,禁止。”

也有粉丝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部分网剧泛滥严重,短视频故事简洁明了。每集五分钟就能看懂故事,省去了追剧的时间成本,顺便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了很多与主要演员互动的故事花絮。

对于这一现象,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协会的性质是行业自律组织,没有立法权。《细则》的有效性主要集中在行业内成员之间的合规性,但确实促进了行业的规范化和合理化。另一位视频行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关于长短视频之间的版权纠纷和流量红利的纠纷细节太多了。长视频平台需要短视频平台带来的宣传和利润,也需要最终把受众和流量留在自己的平台上。未来两者要在尊重版权的前提下共同发展。

虽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行业标准化的发展已经成为大势所趋。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潘鹤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短视频行业来说,《细则》的颁布会涉及到一些面对具体问题的自由裁量权,而《细则》本身也有实例为证。但事实上,短视频遇到的情况比较复杂,很多问题在初评期间可能看不出来,所以未来的《细则》可能会进一步收紧短视频行业的内容规模。

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表示,保护影视版权没有错,但要有二次创作的空间。法律上可以尝试扩大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权限,引入延伸代理人,或者使用版税机制,即不需要事先获得授权,但使用他人作品后需要支付版税等。,这样权利持有人就可以获得投资回报。

一位从事短视频剪辑的创作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关于短视频平台影视作品剪辑内容的法律规范还没有具体出台,但单纯剪辑影视作品、抄袭和运输他人作品、不解读以创新内容为补充的内容,未来肯定是无法生存的,在Tik Tok、Aauto Quicker、哔哩哔哩等平台上做单一影视内容搬运工的内容制作者也必须转型。

(文章来源:CB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