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确定了明年财税工作的重点,积极的财政政策开始发力。

明年经济工作将起带头作用,其中积极的财政政策将对稳定经济发挥重要作用。

近日,财政部召开党组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会议对明年财政政策作出部署。比如,会议强调,金融业要切实担负起稳定宏观经济的重大责任。积极出台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措施,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院季福兴教授对CBN表示,预计未来一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将在稳增长、稳预期、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效率提升与金融超前发展。

会议要求,要充分发挥职能作用,积极出台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措施,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工作,持续改善民生,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市场,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社会大局稳定。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积极财政政策提出的指导要求之一是提高政策效率。会议对此做了具体安排。

会议要求,要准确把握“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的要求,围绕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提高财政政策有效性,加强预算编制、审计和支出管理,统筹财力,保证财政支出强度,加快支出进度,实行财政资金全过程绩效评价,加强与货币政策协调,确保宏观经济政策稳定有效。

预算反映国家战略和政策,反映政府活动的范围和方向,是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提高财政政策效率离不开预算。

今年国务院发文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体制改革,很多省份已经在推进这项工作,有利于提高财政政策的有效性。比如在预算编制方面,预算安排要以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为首要任务,加强对国家重大战略任务和国家发展规划的财政支持。

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要保持一定的支出强度。为此,需要协调财政资源,如转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结转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明年使用、盘活现有财政资金等。,保持必要的支出强度。

为了稳定经济,保障民生,积极的财政政策开始发挥作用。

第一财经新闻记者注意到,10月底以来,2022年数万亿元的中央地方转移支付额度已提前下达各省。最近各省陆续下拨到市县,有助于加快明年预算的执行。很多资金属于中央直管资金,明年将直接用于市县基层民生保障。

此外,多位地方金融人士对CBN表示,2022年,部分地方政府债券额度已提前发放到各省,有助于地方政府在明年年初尽快发债,稳定投资补短板,促进消费。

季福兴表示,财政政策要适度超前,进一步努力提高效率,减少不确定性。目前我国政府总杠杆不高,风险可控,财政空间大。为加强跨周期调整,预计“开门”的财政赤字和专项债务将保持强势,以更好地稳定宏观经济和各方预期。

“目前各方都加强了重大项目储备和提前发行债券额度工作。明年政府预算支出和政府债券支出进度有望加快,对经济的支撑作用将加强。适度超前的基础设施在扩大有效投资、实现稳增长、补短板、调结构中的作用进一步凸显。”纪福兴说。

目前,全国每年财政支出约40万亿元。如何使用这笔巨额财政资金,对于提高财政政策的有效性至关重要。花钱增效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实施预算绩效管理。因此,本次会议要求在全过程实施财政资金绩效评价,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将预算绩效管理贯穿全过程,提高资金配置和使用效率,更好地促进政策的有效性。”纪福兴说。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调节经济运行的主要政策工具。加强二者之间的协调,如共同支持中小企业发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可以为经济更好发展提供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

金融精准滴灌与隐性债务风险防范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明年的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注重准确性和可持续性。

前面提到的财政部会议要求,要落实更加精准的要求,规划好每一项财政措施,用好每一笔财政支出,精准提供基本公共服务,落实新的减税降费政策,不断提高转移支付的精准性。

季福兴表示,财政支出高度精准,资金用于“刀刃”提升资金绩效。坚持保持压力,聚焦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优化支出结构。这一层次的财政、转移支付、专项债务等方面都凸显了调结构、惠民生的作用,有望进一步强化对基层、公共服务、薄弱环节等领域的倾斜。同时,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中小企业等的财税支持。

会议还要求,坚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财政政策要有前瞻性、针对性,民生政策要有效、可持续,落实党政机关要求,降低行政成本。要坚决遏制地方政府新增隐性债务,稳步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隐患,确保财政可持续性。

广东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对CBN表示,“可持续性”体现了中国珍惜政策的每一颗子弹,有以不透支未来财政空间为代价的历史责任感,政策考虑的不仅是现在,更是未来。

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仍是明年财政工作的一大重点。

季福兴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不应该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而应该把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纪律和规则。财政、金融、发展改革、各级人大等。进一步加强政府债务、隐性债务和平台债务的联合风险监测和风险管控工作。坚决遏制新增隐性债务,同时可以采取相应的政策和工具,不断优化政府债务的区域、期限、流动性等风险。

有分析认为,本次会议对存量隐性债务的化解是“稳健化解”,意味着隐性债务的化解正在放缓。

中央财经大学温来成教授告诉CBN,这种理解并不准确。此前官方也有过安全化解股票隐性债务风险的表述,颇为常见。这一提法主要是为了防止因风险缓释不当而产生新的风险。目前,广东等地正在全区推进无隐性债务试点工作,存量化解隐性债务工作稳步推进。

(文章来源:CBN)